第三百二十九章 死而复生_冠盖如顾
堵上西楼 > 冠盖如顾 > 第三百二十九章 死而复生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三百二十九章 死而复生

  谢霁彻底沉默了,搂着她的肩的手,更用力了些。

  顾绮知道,这于他而言,就是答应了。

  意识越来越模糊,该交代的交代了,她忽然好奇了一件事情:

  “福王真的是衣冠冢吗?真的还活着?”

  “真的,但王叔的确已经薨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当时福王与福王妃在西北办事时,王妃被山匪掳走害死,福王悲痛欲绝,亲自杀入匪巢后,一把火烧死了那些山匪,而后抱着王妃的尸首也跳进火里。此事关乎皇室尊严,关乎逝者颜面,所以父皇只能对外说,福王与福王妃是在回程路上病重而死,给了无尽的哀荣,也是因为如此,父皇才多纵容谢芊,却不料……她竟然因为此事,被人蛊惑。”

  顾绮断断续续地听完了,轻叹一声:“福王夫妻很可怜,偏女儿还这般……蓬莱乡用这种事情骗人,真恶劣。”

  顾绮终于再发不出声音了,越来越沉重的身体,支持不住她继续坐着,便滑躺在了谢霁的腿上,只剩浅浅的呼吸。

  而疼痛的感觉,也终于逐渐清晰了起来。

  这条命,终于走到尽头了呀,比前两次死得,不干脆多了。

  平七叶那吊命的药真是好用,等活了之后,让她再做些才好。

  谢霁抱着她,感受到她无法控制的的颤栗,感受着她在自己的怀里逐渐死去,心中难过得,无法形容。

  “你说过你不会死的,你果然是在骗我。”他低声道。

  马车已经到了地上,车帘掀开的时候,一个身材比寻常人矮小许多的人在外拱手道:

  “三公子。”

  谢霁将顾绮横抱在怀中,动作极轻极温柔,。

  “你们前后守好了,尤其别让人知道我在这儿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还有,”谢霁想了想,到底还是说,“今日琳琅郡主府死了个奴婢,你们且盯着刑部,等他们将尸首送走的时候,想办法投了来,化妆成……她的模样。”

  如似儿这种罪人,最后都会被刑部扔到城外很远处的乱葬岗。

  这要求就很古怪了,那人呆了下,也没多问,而是点头道:

  “是。”

  ……

  谢霁将顾绮抱进屋,细心地放在床上,知道她怕冷,不但替她盖好了被子,还让人抬了熏笼进来。

  戏法班子的人都觉得,今天的谢霁,总在提疯癫癫的要求。

  “那人谁呀?”

  “就那个顾大人。”

  “哦,那个顾大人呀,唉,长得挺好看的,也真有本事,竟然……”

  谢霁不理会手下人在院子里眭叨叨的话,只握着顾绮的手道:

  “你歇着吧,我就在这儿,陪着你。”

  生命迅速抽离的顾绮,忽然在这一刻睁开了眼睛。

  回光返照,和当初林昭中毒之后的反应,一模一样呀。

  她轻轻将手抽了出来:

  “谢兄,留我自己待一晚上,真的。”

  谢霁有些执着,坐在那儿不肯动。

  顾绮轻声道:“谢兄,会很丑的,我这么好看的人,可怕别人瞧见我丑时候的样子了。”

  本还伤心的谢霁,因着她一句话,不由笑了出来,但只笑了一下,就忍不住哭了。

  “哎,你别哭呀,我真没事儿。”她说着,抬手抚摸上了藏在衣领下的伤痕。

  这次的疼痛,便是从这里开始。

  前两次死的时候,因为环境特别,所以没有这个感觉,但这次却体会很明显了。

  “一晚上,就容我一晚上。”顾绮的声音越来越低,额上的冷汗却越来越多。

  谢霁还是听了她的话,起身走到了门外,关上房门,颓然地坐在门口,将头埋在了膝盖里,心中疼得难受。

  屋子里,传来了她的挣扎声,还有又因为疼痛的呻吟。

  持续了很久,久到谢霁几乎要信了她真的不会死。

  却在子夜时分,一切归于安静。

  安静得,再没有一点点的声音。

  他想要回身进屋看她,却最终,还是没有。

  你说让我给你一夜的时间,答应你的事情,我从来都能做到的。

  只是……你又骗了我一次。

  还说你不会骗我。

  “你呀,真是个骗子。”

  但我真的希望你不是骗我的。

  我也真的希望,你能长长久久在我身边,时不时地骗骗我。

  午夜之时,疲惫携着所有的情绪袭来。

  还很年轻的少年人,第一次任由早就萌芽的某种情感,野蛮地长满了整颗心,直至次日一早,再次走进屋子的时候。

  顾绮安静地躺在那儿,双眼紧闭,面色苍白,没有丝毫声息。

  宛如睡着了一样的,死去。

  他走到床边,握着她冰冷且僵直的手,将头埋在了她的手里。

  “以后,叫你顾骗子好了……”

  他轻声说着。

  ……

  又是熟悉的窒息之感,伴随着一个巨大金色的“六”,一起向着顾绮奔来。

  死了三次了,还是不习惯呢!顾绮嫌弃鼻子呼吸太慢,想要努力张大嘴巴一起呼吸,直到魂魄重新控制了身体时,她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从床上弹起来,想要快速让新鲜空气,充满自己的全身。

  岂料刚起身,额头就与个硬邦邦的东西撞在了一处。

  两声哎呦,顾绮揉着额头,抬头看向同样抱头的谢霁。

  如今,谢小三眼睛里还挂着泪,不可思议地看着她。

  “嘿嘿,怎么样?谢兄,我没骗你吧?”

  顾绮嘿嘿地笑了,活力十足,眼角下的朱砂痣再次流光溢彩的,桃眼笑唇,露出了两排长得极好看的牙齿。

  可脸上还是没有血色的惨白,古怪极了。

  如果此时给顾绮镜子照,她铁定就笑不出来了。

  自己这模样,忒像诈尸了。

  果然刚醒来的时候特丑,不能让人瞧见!

  谢霁觉得自己可能是病了,晕了,昏了头了。

  他歪着头,看了顾绮好久。

  一天一夜的应对、伤心、疲惫,在这一瞬袭上心头。

  而后,谢霁两眼一翻,直挺挺地昏倒在地。

  顾绮慌忙扑过去,只来得及垫着他的脑袋,免得他撞到头。

  外面的人听见动静,忙进来看时,就见顾绮无辜地坐在地上,一手抱着谢霁,一手揉着额头,看着他怀疑的目光,笃定道:

  “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你家公子……是被我撞晕过去。”

  不是自己脑壳儿硬,是谢霁脑壳儿软!

  但是,她顾绮又活回来了!

  藏着的老鼠们,等着被消灭吧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dsxl.cc。堵上西楼手机版:https://m.dsxl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